<tt id="btmuf"><address id="btmuf"></address></tt>

      昆明市生態環境局 www.chemyat.com

      政府信息公開

      索引號: 015113446-202207-387382 主題分類: 時政要聞
      發布機構:  昆明市生態環境局 發布日期: 2022-07-19 09:07
      名 稱: 人民日報整版闡釋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
      文號: 關鍵字:

      人民日報整版闡釋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

      發布時間:2022-07-19 09:07 瀏覽次數:11
      字號:[ ]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科學指引下,我國生態環境保護發生歷史性、轉折性、全局性變化。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以科學的理論范疇、嚴密的邏輯架構、深邃的歷史視野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關系理論,對中華優秀傳統生態文化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為正確認識人與自然關系提供科學指導,為建構中國自主的生態文明知識體系提供科學指引。本期學術版刊發3篇文章,從不同角度對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進行闡釋。

      ——編  者

      開辟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關系理論新境界(學術圓桌)

      郇慶治

      人與自然關系是人類社會最基本的關系。馬克思主義認為,人靠自然界生活,人類在同自然的互動中生產、生活、發展。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深刻闡明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揭示了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的道理,指明了發展和保護協同共進的新路徑,開辟了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關系理論新境界。

      深刻揭示人與自然的內在有機聯系。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山水林田湖草沙是不可分割的生態系統”“共同構建地球生命共同體”。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理念,以人與自然關系的整體性為視角,以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為主要目標,從認識論層面超越了人與自然主客二分的觀念,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關系理論的創新發展。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人與自然關系應符合以下三方面原則:一是自然物質世界的本原性。恩格斯指出:“我們連同我們的肉、血和頭腦都是屬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界之中的”。二是自然生態系統的客觀性。人類生存和發展離不開自然所提供的資源、環境及其他生態條件。馬克思指出:“人靠自然界生活。……所謂人的肉體生活和精神生活同自然界相聯系,不外是說自然界同自身相聯系,因為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三是生態環境與人類社會的互動性。如果人類無度破壞自然環境,就會導致文明衰亡。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對人與自然關系的理解和闡發主要從應然層面展開。隨著實踐的發展和認識的深化,需要進一步從內涵和外延層面對人與自然關系作出明確概念界定。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理念將人與自然有機融入生命共同體的理論范式,注重從系統性、整體性、結構性的維度認識和把握人與自然關系。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自然是生命之母”“生態是統一的自然系統,是相互依存、緊密聯系的有機鏈條”“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林和草,這個生命共同體是人類生存發展的物質基礎”。這深刻回答了為什么說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人與自然是怎樣的生命共同體等問題,從認識論層面揭示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人類文明與自然環境共存共榮的內在聯系,以科學的理論范疇、嚴密的邏輯架構、深邃的歷史視野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關系理論,為正確認識人與自然關系提供了科學指導。

      科學闡明保護與發展的辯證統一關系。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這些重要論述深刻闡明生態環境保護與經濟社會發展的辯證統一關系,為正確處理人與自然關系提供了科學指引。馬克思主義認為,人民是社會歷史的創造者,社會歷史發展的根本目的是實現人的全面發展。自然資源作為勞動資料,是構成生產力的基本要素。在社會生產中,人和自然是同時起作用的,沒有自然界、沒有感性的外部世界,就什么也不能創造。實際上,探討人與自然關系問題,必然涉及生態環境保護與經濟社會發展的關系問題,亟須結合新的實踐對這一問題作出科學解答。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立足新時代我國發展實際,從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人類社會長遠發展的高度,科學闡明“生態環境問題歸根結底是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問題”“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自然價值和增值自然資本,就是保護經濟社會發展潛力和后勁,使綠水青山持續發揮生態效益和經濟社會效益”。這就將生態環境作為生產力的內在屬性,把良好生態環境作為生產力發展的必備要素和有力支撐,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生產力理論。生態環境保護并不是消極被動的為保護而保護,而是要“正確處理好保護與發展的關系”。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明確“堅持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強調“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是辯證統一、相輔相成的,建設生態文明、推動綠色低碳循環發展,不僅可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而且可以推動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走出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科學闡明保護與發展的辯證統一關系,開辟了觀照生態環境保護與經濟社會發展關系的全新理論視野,賦予生產力發展、經濟社會發展以深沉的理性力量和科學的辯證法則,拓展和深化了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關系理論的認知與實踐視域。

      從文明觀維度系統論證生態與文明的關系。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生態環境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根基,生態環境變化直接影響文明興衰演替。”一部人類文明史,也是一部人與自然關系的發展史。分析人與自然關系問題,需要運用歷史思維,從人類文明演進的視角看問題。原始文明時期,人類依附于自然,主要靠簡單的采集漁獵獲得生存所需。農業文明時期,人類廣泛利用自然,主要靠農耕畜牧穩定地獲取自然資源,以支撐自身發展。傳統工業文明時期,在人與自然主客二分自然觀的影響下,人類利用科技手段大規模改造自然,試圖凌駕于自然之上,造成了生態環境的巨大破壞。馬克思主義認為,不以偉大的自然規律為依據的人類計劃,只會帶來災難。針對美索不達米亞、希臘、小亞細亞等地毀壞森林的現象,恩格斯指出:“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行報復。”經過幾百年工業化歷程,今天的人類社會同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生活的年代相比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時也面臨資源環境約束趨緊、生態破壞加劇等問題。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生態文明建設關乎人類未來,建設綠色家園是人類的共同夢想,保護生態環境、應對氣候變化需要世界各國同舟共濟、共同努力,任何一國都無法置身事外、獨善其身”,強調“我們要解決好工業文明帶來的矛盾,把人類活動限制在生態環境能夠承受的限度內”,指明“我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具有許多重要特征,其中之一就是我國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注重同步推進物質文明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站在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高度,站在對人類文明賡續負責的高度,科學闡明在人類文明進程中,以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為鮮明特征的新的文明發展形態,打破了現代化進程中的增長迷思,從文明觀的維度開辟了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關系理論新境界。

      中華優秀傳統生態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學術圓桌)

      趙建軍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民族向來尊重自然、熱愛自然,綿延5000多年的中華文明孕育著豐富的生態文化。”中華優秀傳統生態文化積淀豐厚、博大精深,對于建設生態文明、推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具有重要啟示和借鑒意義。傳承中華優秀傳統生態文化,對其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為中華民族永續發展提供文化支撐和理論滋養,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一個重要特征。

      傳承發展“天人合一、萬物一體”的自然觀。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文明歷來崇尚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追求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中華民族在悠久歷史進程中逐漸形成“天人合一、萬物一體”的自然觀,蘊含參天地贊化育的生生意識、“民胞物與”的生命關懷,體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樸素思想。孟子說:“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展現出一種“盡心—知性—知天”的認知理路,將人心與天命緊密聯系起來。莊子講:“天地與我并生,而萬物與我為一”,認為人與自然萬物有著共同的本源并遵循共同的法則,因而能夠構成相互聯系的系統整體。北宋張載提出“天人合一”的概念以及“民吾同胞,物吾與也”的思想,強調包括人在內的天地萬物的內在統一性。這些思想觀點,為正確認識和處理人與自然關系提供了有益借鑒。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從我國古代生態自然觀中汲取經驗、找尋智慧。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引用《荀子·天論》中的經典名句“萬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養以成”,并列舉都江堰的案例,強調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治好‘長江病’,要科學運用中醫整體觀,追根溯源、診斷病因、找準病根、分類施策、系統治療。”在繼承和發展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關系理論、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生態自然觀基礎上,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科學闡明人因自然而生,人與自然是一種共生關系,對自然的傷害最終會傷及人類自身;自然是生命之母,大自然是包括人在內的一切生物的搖籃,是人類賴以生存發展的基本條件等等,為正確認識和處理人與自然關系、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奠定了堅實哲學基礎。

      合理借鑒“取之有度、用之有節”的發展觀。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把經濟活動、人的行為限制在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能夠承受的限度內,給自然生態留下休養生息的時間和空間”。把天地人統一起來、把自然生態同人類文明聯系起來,按照自然規律活動,取之有時,用之有度,體現著中華優秀傳統生態文化獨具特色的發展觀。唐代陸贄講:“取之有度,用之有節”,認為自然生長之物和人力創造之物是有限度的,在使用過程中要有所節制。實際上,“取之有度、用之有節”的發展觀在先秦諸子的思想中就得到了充分體現。《論語》中說:“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孟子》中講:“不違農時,谷不可勝食也;數罟不入洿池,魚鱉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荀子提出:“草木榮華滋碩之時則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呂氏春秋》中講:“竭澤而漁,豈不獲得?而明年無魚;焚藪而田,豈不獲得?而明年無獸。”等等,都是強調要遵循“天時”來進行生產生活,體現順應規律、適度節用的發展思想。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合理借鑒中華優秀傳統生態文化的發展觀,結合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實踐對之加以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強調殺雞取卵、竭澤而漁的發展方式走到了盡頭,順應自然、保護生態的綠色發展昭示著未來。發展經濟不能對資源和生態環境竭澤而漁,生態環境保護也不是舍棄經濟發展而緣木求魚,要堅持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實現經濟社會發展與人口、資源、環境相協調,使綠水青山產生巨大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深刻闡明了實現什么樣的發展、怎樣實現發展的重大時代課題。

      科學吸收“順天應時、建章立制”的制度觀。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保護生態環境必須依靠制度、依靠法治。”我國運用制度手段保護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的歷史十分悠久。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國古代很早就把關于自然生態的觀念上升為國家管理制度,專門設立掌管山林川澤的機構,制定政策法令,這就是虞衡制度。”《周禮》中就有虞衡制度的相關記載,秦漢時期虞衡制度分為林官、湖官、陂官、苑官、疇官等。在我國,虞衡制度幾乎貫穿整個封建社會,一直延續到清代。此外,周文王頒布的《伐崇令》規定:“毋壞室,毋填井,毋伐樹木,毋動六畜。有不如令者,死無赦。”《睡虎地秦墓竹簡》中的《秦律十八種·田律》也有遵循自然規律、保護生態環境方面的規定。重視生態制度建設的觀念,對于今天仍具有重要參考和借鑒價值。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繼承和發展中華優秀傳統生態文化,深刻總結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經驗,指明只有實行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才能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可靠保障。強調要加快制度創新,增加制度供給,完善制度配套,強化制度執行,讓制度成為剛性的約束和不可觸碰的高壓線。嚴格用制度管權治吏、護藍增綠,有權必有責、有責必擔當、失責必追究,保證黨中央關于生態文明建設的決策部署落地生根見效。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科學指引下,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加快推進生態文明頂層設計和制度體系建設,從總體目標、基本理念、主要原則、重點任務、制度保障等方面對生態文明建設進行全面系統部署安排,構建產權清晰、多元參與、激勵約束并重、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為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提供了堅強保障。

      張云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歸根結底是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將我國生態領域形成的哲學社會科學思想和成果作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主體內容之一,作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發展的最大增量之一。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一項重要任務是堅持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建構中國自主的生態文明知識體系。

      以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為目標。馬克思、恩格斯指出:“一切劃時代的體系的真正的內容都是由于產生這些體系的那個時期的需要而形成起來的。”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生態文明建設擺在全局工作的突出位置,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抓生態文明建設,大力推進生態文明理論創新、實踐創新、制度創新,創立了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深刻回答了為什么建設生態文明、建設什么樣的生態文明、怎樣建設生態文明等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深刻指明我們要建設的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為建設美麗中國提供了根本遵循,為中華民族永續發展擘畫了藍圖、指明了方向,也為建構中國自主的生態文明知識體系明確了目標導向。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注重同步推進物質文明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既創造更多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也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是我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重要特征之一。中國式現代化實現了對西方以資本為中心的現代化、兩極分化的現代化、物質主義膨脹的現代化的超越。建構中國自主的生態文明知識體系,需要深入研究和闡釋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現代化的內涵和外延,講清楚中國式現代化與西方現代化相比具有哪些特征和優勢;深入研究和闡釋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在人類文明形態演進過程中的歷史地位,對于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具有哪些深遠意義,從而為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提供有力學理支撐。

      植根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生動實踐。建設生態文明,是我們黨提出的具有原創性、時代性的概念和理論。在這個過程中,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界作出了重大貢獻,也形成了不可比擬的優勢。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生態文明建設作為關系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從思想、法律、體制、組織、作風上全面發力,全方位、全地域、全過程加強生態環境保護,推動劃定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底線、資源利用上線,開展一系列根本性、開創性、長遠性工作,美麗中國建設邁出重要步伐,推動我國生態環境保護發生歷史性、轉折性、全局性變化。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深刻闡明生態興則文明興、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體、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建設美麗中國全民行動、共謀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等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對生態文明建設進行了一系列重要頂層設計和全面部署,為保護生態環境、推動綠色發展、建設美麗中國提供了行動指南,為建構中國自主的生態文明知識體系注入豐富時代內涵、提供強大動力和廣闊空間。建構中國自主的生態文明知識體系,必須以中國為觀照、以時代為觀照,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為中心,從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的生動實踐中挖掘新材料、發現新問題、提出新觀點、構建新理論,加強對實踐經驗的系統總結,提煉出有學理性的新理論,在深刻闡釋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核心要義、精神實質、豐富內涵、實踐要求方面,在深入研究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的價值理念和發展理念方面延展邏輯進路、拓展理論深度、形成自主范式,以高質量的研究成果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決策參考。

      以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建設為支點。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建立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文明研究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為人類文明新形態實踐提供有力理論支撐。”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建構中國自主的生態文明知識體系,需要以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建設為理論基礎和支點,著力建設中國特有的生態文明知識和經驗系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伴隨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邁出堅實步伐,生態文明領域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不斷建立健全。在學科體系建設方面,著力完善基礎學科,大力發展優勢重點學科,生態哲學、生態經濟學、生態美學等交叉學科蓬勃發展。在學術體系建設方面,涌現出一批高質量研究成果,生態文明研究原創能力和水平進一步提升。在話語體系建設方面,“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山水林田湖草沙生命共同體”“地球生命共同體”等一系列富有原創性、彰顯中國特色的標識性話語理念深入人心,我國生態文明領域研究的國際話語權和國際影響力不斷增強。同時也應看到,推進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建設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建構中國自主的生態文明知識體系也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事情。當前,我國生態文明領域研究原創能力還需要進一步增強,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建設仍滯后于生態文明建設實踐,還存在知識分散化、碎片化的問題。建構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生態文明知識體系,需要從理論范式、路徑選擇、指標體系等多維度發力,既對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經驗規律作出系統化學理闡釋,又努力提煉具有世界性、普遍性的原創成果,講好生態文明建設的中國故事,為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中國、共建清潔美麗世界作出更大貢獻。

      (來源:《 人民日報 》)

      国产一本本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