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btmuf"><address id="btmuf"></address></tt>

      昆明市生態環境局 www.chemyat.com

      政府信息公開

      索引號: 015113446-202206-383211 主題分類: 環境要聞
      發布機構:  昆明市生態環境局 發布日期: 2022-06-17 09:51
      名 稱: 多重挑戰下的中國低碳轉型之路——國合會2022年年會論壇綜述
      文號: 關鍵字:

      多重挑戰下的中國低碳轉型之路——國合會2022年年會論壇綜述

      發布時間:2022-06-17 09:51 瀏覽次數:6
      字號:[ ]

      彈指一揮,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合會)已走過30個年頭。

      30年間,國合會圍繞中國和全球環境與發展領域重大問題開展研究、提出政策建議,成為中國生態環境保護發生歷史性、轉折性、全局性變化的重要見證。

      后疫情時代,全球經濟艱難復蘇,且面臨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喪失、荒漠化加劇等嚴峻挑戰。國合會2022年年會以“構建包容性綠色低碳經濟”為主題,圍繞綠色絲綢之路建設、氣候治理中多重目標推進等議題舉辦分論壇,探索中國實現高質量發展、推動全球可持續發展的有效路徑。

      經濟增長、能源安全

      與應對氣候變化協同推進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一份最新報告顯示,氣候變化對人類生態和經濟的影響正在不斷升級,全球亟須向綠色低碳轉型以應對氣候危機。然而與氣候變化相伴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反復,國際局勢動蕩,導致全球面臨能源供應緊張,通脹高起,產業鏈、供應鏈紊亂。

      復雜的國際社會形勢下,國合會特邀顧問、能源基金會首席執行官兼中國區總裁鄒驥認為,現階段穩增長是最重要的、最可控的、最能奏效的推動力,需要把短期的穩增長、穩就業目標和長期的綠色低碳發展目標銜接起來。“氣候治理的進程并不能中止,氣候變化、經濟下行、能源安全三者并不矛盾,重合點在于能源轉型。”鄒驥說。

      國合會副主席、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同樣持這一觀點。他認為,目前需要保持綠色低碳發展的戰略定力,以科技創新驅動加速綠色轉型,在大系統當中解決暫時的困難和長期的目標問題,而發展清潔能源便是保障能源安全、減緩氣候變化、促進經濟復蘇的多得之舉。

      “隨著技術的進步,風能、太陽能地熱能等可再生能源的經濟性、可靠性和可獲得性也不斷提高,可以日益滿足保障能源安全的需求。此外,可再生能源投資附帶的就業效應也通常高于傳統的能源。”解振華指出。

      那么中國的能源轉型應當如何找準方向?“存量可以理解為現有的傳統能源已經占有一定的比例,要保持它的穩定。但在增量這一塊,還需要進一步激發新能源的潛力。”國合會中方首席顧問、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世錦認為,要把握存量、增量的關系。穩定預期滿足經濟增長需要,同時也應推動技術創新,實現能源結構和生產方式綠色化轉型。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杜祥琬認為,“雙碳”目標使得中國能源更安全:“從清潔高效利用化石能源逐步轉向非化石能源,特別是可再生能源,而可再生能源的利用不受國際地緣政治影響,是自己可以掌控的,這使得中國能源更獨立、更安全。”

      讓“一帶一路”的底色更綠

      盡管能源綠色低碳發展已經成為全球共識,但在當前能源轉型、能源安全、能源可及等問題相互交織、相互影響的復雜形勢下,國際社會的緊密合作、共同應對變得尤為重要。

      氣候工作基金會董事會主席、美國進步中心創始人及董事會主席波德斯塔表示,世界各國必須將平等、共享、合作作為前行的“扶手”。在這樣的前提下,國際社會才能進一步促進創新,提升透明度。摒棄紛爭和分歧,以實現氣候目標為導向加強合作,而“一帶一路”倡議為這種國際合作提供了可能。

      “‘一帶一路’倡議是一個非常具有想象力的倡議,它幫助各個國家投資基礎設施。目前來看,過去的、陳舊的經濟投資是不合理的,我們應該轉向明天的、未來的經濟,而‘一帶一路’倡議能夠幫助到這種轉型。”國合會委員、聯盟聯合主席、貝索斯地球基金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斯蒂爾說。

      事實上,在全球碳中和趨勢下,推動“一帶一路”能源綠色低碳發展,對于共建國家應對氣候危機和實現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的戰略價值和現實意義。國合會專題政策研究項目副組長、“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建宇表示,從綠色“一帶一路”發展角度來看,各個國家之間有關能源轉型、清潔能源技術等方面的合作不是單向的,而是一個共同創造的過程。

      “實際上‘一帶一路’國家面對自身不同需求、不同基礎設施和未來發展愿景之間的矛盾,恰恰可以和中國的產業結構、產業能力進行合作,創造出以創新為導向的新型能源供應技術模式和方式。”張建宇說。

      此外,中金研究院董事總經理、“一帶一路”研究中心負責人吳慧敏認為,在工業化、城市化不斷推進的過程中,綠色金融不僅成為支持綠色轉型的重要工具,也為助力“一帶一路”國家疫后復蘇提供了方案和思路。

      NbS主流化的努力

      在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方大會第十五次會議上,“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Nature-based Solutions,NbS)被列入《昆明宣言》。近年來,NbS逐漸為國際社會廣泛認同,成為應對氣候變化、防災減災、經濟與社會發展等一系列社會挑戰的重要途徑。

      “氣候變化是生物多樣性喪失的重要驅動因素,而生物多樣性的破壞削弱自然減緩氣候變化、降低極端氣候影響的能力。這種雙重關系下,任何不顧及生物多樣性的氣候行動,在應對一種危機的同時,也有可能將人類社會置于另一危機之中。”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RDC)中國區主任張潔清認為,NbS能夠有效解決氣候和生物多樣性雙重危機,中國氣候行動中NbS的主流化具有重要意義。

      NbS能夠在應對全球挑戰方面提供解決方案,尤其是在應對生物多樣性和氣候變化方面的挑戰。但是要想使NbS主流化,需要有合適的評估方法對生態經濟效益進行評估。

      國合會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價值評估專題研究中方組長、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主任歐陽志云指出,中國近些年廣泛開展生態系統生產總值(GEP)指標的實踐,其在生態系統與服務的功能量基礎上,核算生態系統產品與服務總經濟價值,目前GEP核算已經在貴州、青海、海南、內蒙古等地開展試點。

      “生態系統服務功能評價將成為人類對自然與生態系統的認識成果應用于經濟決策的橋梁。”歐陽志云認為,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處,協調保護與發展的關系,亟須回答幾個關鍵問題:哪里必須保護,如何實現保護與發展的雙贏,如何評價發展和保護成效,而這些問題正是生態系統服務功能評價所能夠回答的。

      此外,NbS仍需要通過大量實踐,檢驗其在處理各種社會挑戰方面的有效性,并依據特定的標準開展效益評估,體現回報效果,以提高人們對NbS的認可度。

      北京正和恒基濱水生態環境治理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邢磊介紹,正和生態作為設計方之一,將NbS理念引入環洱海流域湖濱緩沖帶生態修復與濕地建設項目中,基于NbS構建了系統的流域治理體系,使洱海逐步恢復到韌性、健康、可續的自然狀態。

      (來源:中國環境報)

      国产一本本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