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btmuf"><address id="btmuf"></address></tt>

      昆明市生態環境局 www.chemyat.com

      政府信息公開

      索引號: 015113446-202206-347805 主題分類: 市級動態
      發布機構:  昆明市生態環境局 發布日期: 2022-06-08 11:03
      名 稱: 看《大觀樓長聯》里的生物多樣性 助母親湖滇池萬物新生
      文號: 關鍵字:

      看《大觀樓長聯》里的生物多樣性 助母親湖滇池萬物新生

      發布時間:2022-06-08 11:03 瀏覽次數:8
      字號:[ ]

      “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大觀樓長聯不止描繪了亮麗的風景和厚重的歷史,還蘊含了豐富的生物多樣性,無論是“蟹嶼螺洲,蘋天葦地,翠羽丹霞,四圍香稻,九夏芙蓉,三春楊柳”,亦或“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人類與動植物、微生物,同滇池的波濤一起奔涌數千年直到如今。

      昆明市西山區福海街道辦事處新河社區,東至船房河,南至船房河入滇池口,西至草海濕地,北至邊防路。社區里的兩大滇池湖濱濕地,面積過千畝。

      從曾經的西壩河尾村,到新開河村,再到如今的新河社區,名稱在不斷變化;從漁民、農民,變成如今的居民,生長于此的人們,身份也在不斷變化。但不變的是滇池的湖光山色,還有那草長鶯飛,生物多樣性一直印在福海新河人極深的記憶和特殊的情懷里。

      現在,城市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正在這里進行。5月22日,在云南“國際生物多樣性日系列主題發布活動”現場,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向昆明市西山區福海街道贈送了采用3D打印技術制作的“花魚蚌生態模型”。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高級工程師李維薇表示,將在福海街道開展城市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科普展示。為本地居民提供具有地域特色的物種介紹,為游客和市民提供可參與的科普互動內容,弘揚和保護當地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傳統文化。

      大觀樓長聯里的文化記憶,滇池里的生物多樣性,將依托一系列這樣的工作傳承和延續下去。

      童年的滇池,魚多得用腳都能踩到

      多年前的每一個清晨,熹微的晨光喚醒滇池的碧波,岸邊隨著波浪輕擺的漁船內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少年李永周張開惺忪的睡眼,父母已經在整理漁具,觀察風向,準備起帆出海。李永周生于1952年,新河社區人,從小在漁船上長大。在他的記憶里,童年的滇池,清得能看到水下兩三米,在船上渴了用瓢直接舀一口來喝,到了飯點用滇池水煮飯。比李永周小13歲的李海也曾是新河漁家人,他回憶自己家里喝水,是劃船到滇池上舀回來倒進大缸里。

      圖片

      清澈的湖水里海菜花、韭菜花等隨處可見。漁民一早出海(老昆明人把滇池叫作海)忙碌到中午,在船上用柴火或煤生好爐子,水和魚都是現成的,再伸手薅把海菜花,放到煮魚的鍋里。在一把爐灰捂香的干辣椒碎末和少許鹽巴自制而成的佐料加持下,“這樣做出來的一鍋熟,鮮得很!”李海講起來津津有味。

      海菜花曾是當地人離不開的食物。土生土長的昆明人喜食茄子鲊,“但你們沒聽說過海菜花鲊”,李海說在以前海菜花鲊是家家都會做的平常菜。把海菜花撈回來曬干,用蒸籠蒸熟,拌入鹽巴攤開放涼。炒香的草果八角和大米打碎成粉。鮮紅辣椒洗凈舂碎。最后把所有食材混合在一起放入壇子中,吃的時候撈出用油炒,嚼起來又香又糯。

      說起兒時滇池里有什么魚,李永周掰著指頭數起來,“最多的是鯽魚、鯰魚,和長得像黃辣丁的一種魚,個頭大一點,二三兩重。”李海則說現在大家都知道的金線鲃在他小時候已經比較少了,在山泉水流入滇池的地方才見得到。多的是當地人叫的扁魚(音)和尤魚(音)。“尤魚長得像白魚,只是魚磷更細些,身上兩邊各有一道紅線。每年有三天會在海埂大量出現,多得用腳都能踩到。”

      靠水吃水的漁民總結出滇池魚類的習性規律。4月至8月魚產卵,11月至來年1月是水產最豐富的時候。

      古代滇池周邊的居民有吃螺螄的習慣,李海笑說他兒時在滇池邊上見到的螺螄小,肉不多。倒是淤泥里河蚌數量驚人,比手掌還大,村里人撈上來喂豬喂鴨。

      童年撮蝦游泳看鳥撿蛋,長大婚娶育兒都在船上

      生物多樣的滇池是漁家娃的天然樂園。

      李永周、李海以及更多的漁民,從學織漁網開始進入漁民的角色。用一種形似扁頭毛線針的工具,穿上網線,織累了就在挨著排成一排的漁船上瘋跑。又或是沿著岸邊撿石頭。李永周記得海口的石頭最好看,冬天水一退,紅紅綠綠的彩色石頭露出來,他可以撿滿一玻璃瓶。

      漁民天生親水,像李永周這樣船上長大的孩子,不用刻意學游泳,刨著刨著就會了。夏天從船頭一躍而下,借助浮力自己浮上來。

      李海小時候最喜歡去的地方是草海里天然形成的一塊大濕地。“有幾十個足球場大。”枯萎的水草形成一層厚厚的軟陸地,蘆葦和蒲草叢里有野鴨和秧雞蛋。夏天,他和村里的娃娃聚集在這里放牛、撮蝦、游泳、看鳥、撿蛋。“野鴨的蛋比雞蛋小,皮是灰綠色的。”

      盡情玩樂的間隙,頭上不時飛過幾只鳥。有些鳥他們也不知道學名叫什么,一直沿用老輩人用方言給起的名。李海說以前水面上除了常見的野鴨、秧雞,還有當地人叫的青磚(音)和鵝子(音),數量不少。

      漁民的一生都與水和船有關。十二三歲開始跟著父母一起捕魚,學著長輩的樣子拿起工具。十六七歲成為家中的捕魚主力,尋找魚群,下籠撒網。下午三四點挑著滿滿的收獲去附近村的魚市上售賣。夕陽落下回到船上睡去。

      李永周獨立捕魚收獲多的時候父母會夸獎:“你今天運氣好嘞,找到魚窩子了。”若是收成不好,父母則打趣:“今天沒本事啊,咋個才拿著兩條。”技藝嫻熟,年歲也在長。李永周結婚娶媳婦時家里給置辦了一條新木船。婚禮在船上,船頭擺上兩桌,喝喜酒念繞口令鬧房,就是嫁娶了。生兒育女也在船上,有錢的請村子里的產婆,沒錢的就請家里老一輩有經驗的幫著生產。

      孩子見風長,李永周又在船上教孩子捕魚。“風大不出海,我們的小木船抵抗不了,就在邊上等風小一點再出。”祖祖輩輩逐水而居,漁民們早已熟悉滇池的天氣變化。

      滇池富營養化,巾幗打撈隊一船一船往岸上運打撈物

      據昆明市滇池高原湖泊研究院副院長黃育紅介紹,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和人口的快速增長,進入滇池的污染負荷超過了其自凈能力,破壞了生態平衡,滇池水質快速惡化。主要因為滇池位于滇池流域的最低點,城鎮污水收集處理設施建設滯后,生活污水和工業廢水通過河道呈向心狀匯入滇池;同時昆明是嚴重缺水城市,且滇池屬于半封閉性湖泊,缺乏充足和清潔的水源補給。上世紀90年代以后,滇池富營養化日趨嚴重,水質已經降為劣V類水。

      湖泊不堪重負,自凈能力進一步衰退。曾經為李永周和李海所熟悉的魚和鳥也在減少。

      李永周說:“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船房河變成了臭水河。”李云麗所在的巾幗打撈隊在這期間成立。據她回憶,1987年以后入滇河道上都是水葫蘆和垃圾,來往船只水路不通暢,有漁船的村民都到滇池自發打撈垃圾,打撈了一年,湖面上仍是垃圾隨風飄動。

      為保護母親湖,還子孫后代一池碧水,1988年居住在滇池草海的漁家女自發成立了一支打撈隊。隨后,昆明市西山區婦聯在福海街道辦事處新河社區正式組建“巾幗打撈隊”。成立之初,隊員從十幾歲的女孩到花甲之年的老婦共有40多人,她們劃著自家木船,拿網兜打撈水草、垃圾和漂浮物。34年來,巾幗打撈隊歷經了三代人,隊伍規模最大時曾達上百人,隊員不分刮風下雨,白晝黑夜,一船一船往岸上運送打撈物。

      巾幗打撈隊成立頭十年工作量很大,每天天不亮出發,干到中午11點半左右回到岸邊,拿出早上出門前準備好的午飯,快速吃完又接著干到天黑。兩個人一條船每天打撈好幾趟,撈上船來的大多是生活垃圾,早上裝兩三船,下午再裝兩三船。看著湖面上撈不完的垃圾,難過之情泛上李云麗心頭,滇池水養活了祖祖輩輩,怎么就變臟了?“我想回到小時候舀起滇池水就喝的日子。”帶著這個愿望,李云麗在巾幗打撈隊干了幾十年。

      水質的恢復,也帶來了生物多樣性的恢復

      上世紀90年代末期,滇池治理提上日程。1996年到2015年,是大力治滇時期,國家把滇池納入重點“三湖三河”治理體系,并連續四個五年規劃將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納入重點流域治理規劃。2015年后又進入精準治滇,形成了“科學治滇、系統治滇、集約治滇、依法治滇”的新思路,提出了“量水發展,以水定城”的發展理念,徹底轉變生產生活方式,全力以赴實施“三年(2018年-2020年)攻堅行動”,并取得了突破性成效:滇池水質從2015年的劣V類連升兩級,提升為2018年以來的IV類,富營養化也從中度轉為輕度。

      如今,李云麗依然每天5:30起來吃早餐,帶午飯7點到崗。隊員們從負責的各個分段出發在河道里循環往返,直到下班。工作幾十年讓李云麗對打撈工作產生了深厚的感情,“一天不去還有點不習慣。” 隨著水質的恢復,打撈隊也輕松下來。李云麗說:“老百姓都有了環保意識,我們打撈上來的生活垃圾少,都是枯枝敗葉和水草,兩人一天撈兩三船也就差不多了。”

      水質的恢復,也帶來了生物多樣性的恢復。2021年5月,環滇池濕地植被覆蓋率從2007年的13.1%提升到現在的約81%,植物物種從232種增加至303種,滇池湖濱濕地已基本形成了以蘆葦、茭 草、香蒲、李氏禾、柳樹、楊樹和中山杉為主的群落結構,在滇池南岸出現了喜清水性的苦草、海菜花等物種,物種豐富度指數和多樣性指數均有所提升。滇池現存魚類增至26種,其中土著魚類5種,分別是金錢鲃、滇池高背鯽、銀白魚、云南光唇魚、云南側紋鰍。滇池銀白魚屬多年未見的瀕危物種。

      為了保護滇池的生物多樣,維護生物的自然繁殖,滇池劃分了捕魚期和禁漁期,從一年封漁一兩個月,到只開湖一兩個月,直至2020年8月20日,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正式公布《關于在滇池流域重點水域實施禁捕的通告》。從公告發布之日起,滇池全湖及主要入湖河道暫定10年內全面禁捕。和其他漁民一道,李永周結束了六十年捕魚生活,住進小區樓房。李海1985年開始做水產養殖,抓魚蝦的篾花籃,泥鰍籠和撮籠,漁網、水車、帆布等,在他家的倉庫里放置了好多年。

      滇池周邊鳥類也有明顯增加,目前共記錄鳥類139種。當地人對鳥類的態度早就從李永周幼年時“捕鳥”變為了護鳥、愛鳥。在滇池周邊地區所調查到的鳥類中,有 7 種為國家Ⅱ級重點保護鳥類,它們是黑翅鳶、黑鳶、普通鵟、紅隼、游隼、草鸮和彩鹮。從1985年開始,每年冬天紅嘴鷗都會來到昆明,滇池大壩也成為紅嘴鷗過冬的地點之一。從“海鷗老人”吳慶恒、“海鷗督察員”劉震到“海鷗食堂掌勺人”趙剛,鳥和人在這座城市的關系日漸緊密。

      開展聯合行動,圍繞母親湖滇池打造城市生物多樣性“示范窗口”

      5月22日,在云南“國際生物多樣性日系列主題發布活動”現場,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向昆明市西山區福海街道贈送了采用3D打印技術制作的“花魚蚌生態模型”。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高級工程師李維薇表示,昆明動物研究所將在福海街道開展城市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科普展示。為本地居民提供具有地域特色的物種介紹,為游客和市民提供可參與的科普互動內容,弘揚和保護當地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傳統文化。

      在未來,昆明動物研究所計劃在福海街道船房河等生態河流一定范圍內建立鳥類生物多樣性智慧化監測系統。引入AI鳥類監測識別技術,精確掌握鳥類群落特征與棲息生存環境之間的關系。通過這些在該區域內的示范應用,建設鳥類友好型社區,為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奠定基礎。

      同時,還將在西山區福海街道片區開展基于環境DNA技術的科學調查監測活動,為區域內生物多樣性本地調查和入侵物種監測等提供科學數據。

      此外,作為科技支持,還將充分結合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等先進技術手段,開展城市生物多樣性保護的科技創新,打造城市生物多樣性監測與保護的智慧化“樣本”。福海街道黨工委副書記、辦事處主任劉昆林在接受模型贈送后表示,福海街道位于滇池西北岸,有大量的濕地和豐富的土著魚、鳥類等物種資源,在省、市、區領導的指導下,福海街道黨工委、辦事處一直以來高度重視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在福海創建民族團結進步示范街道過程中,將聯合中科院等機構,圍繞母親湖滇池打造城市生物多樣性“示范窗口”。

      滇池逐步返清的背后是生態文明理念的落地生根。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在生態環境保護上一定要算大賬……這些耳熟能詳的發展理念,帶來了發展方式的轉化,實實在在地改變了發展與生態的關系。從沿湖徒步行走、宣傳環保理念,到彎腰拾起垃圾、拿出手機舉報排污行為……愛滇池、護滇池,已然成為昆明人自主自愿的行動。

      人們期盼美景重現、滇池返清,主動參與到滇池治理中。鍥而不舍、久久為功,相信不久的將來,滇池一定會重現大觀樓長聯中“趁蟹嶼螺洲,梳裹就風鬟霧鬢;更蘋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的風采。

      国产一本本在线播放